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文章均为原创,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军人的后代,爱好文学、绘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遥远的地方。近几年我先后在《林城晚报》、《小兴安岭文学》、《江海文艺》、《长安文苑》、《奥里米文艺》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过文章,还有作品被收入《翻阅乌伊岭》、《红袖编辑精美文选》、《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等书中,有290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杂文等散见于红袖添香等多家文学网站,现以完成了26万字的闯关东题材长篇《漫天黄沙漫天雪》,20万字青春校园小说《天使别哭泣》,出版有美术评论集《牛眼看名家》。现在是中文在线——中国移动通信.《手机阅读》的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  

2007-05-27 10:06:05|  分类: 牛眼抒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有这样的一个男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他长的实在是让我不敢恭唯,个子瘦高,从外表上看有点像李咏,眼睛不太大,在他的脸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有一个大大的鼻子挂在脸中央,他的嘴很大,一笑一排很大的牙,总之哪个地方长的都不太标准,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些零乱的五官凑在一起却形成了一张表情丰富的与众不同的充满了个性的脸。他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为人桀傲不驯,具有文人的气质,诗人的情怀,画家的狂放,一个有点超脱凡俗的人。他就是我那可爱的、能干的姐姐嫁的男人,一个我得叫姐夫的人。
        他的才华是多方面的,他能写能画,能说能讲,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有着一副与生俱来的好嗓子,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地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播音员,人们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但是可喜的是在八十年代的纯净年代,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也常有,所以这块小小的金子很快就被市电台的领导发现了,不用花一分钱银子,不用送一点礼物,不用走一点后门,就把我的姐夫挖到了市电台做播音员,先是做一般的新闻节目的播音工作,九十年代初期,他的山东脑袋瓜子不知怎么就来了灵感,想出了一个在广播里做访谈的播音方式,《叫林城你早》栏目,据说是在不大的林城着实地火过一阵子,反正我是不听广播的,他再吹我也没有亲耳听到过。后来他又开始做记者,做的也很成功,许多作品在市里、省里获过奖。还时不时的被人请去做主持人,经常在电视上露露脸什么的。
        他的另一方面的才华表现在他会信笔涂鸦上,早在七十年代末,他就考上了美术学院,因为他父亲的政治问题而被取消了入学资格,我常常感叹他:呜呼哀哉!可悲可叹!中国又少了一个范曾一样的大画家了,有一段时间他突然疯了似的迷上了中国画,一下子买了上千元的宣纸,他画了几百幅水墨作品,从马到虾,从山水到花卉,从动物到人物,无所不画,家里简直就像个画廊一样到处是画,雄心勃勃地要开画展。你还别说他一向推崇范曾的画,研究过不少范曾的笔墨,范曾的一本画集都被他临摹了好几遍了,仿的范曾的画几乎乱真,要不是他显摆一样地都题上了自己的大名,我敢说要是拿到市场上去,非被世人误认为是范曾的作品。姐姐不懂画,总说家里挂那么多的“老糟头子”干什么呀?而我却对他的“老糟头子”爱不释手,想朝他要一张他都舍不得,有一次他临摹了范曾的一幅《八仙图》,整个画幅是由四大张整宣拼成的,没有那么大的画桌,他就铺在地上,异常艰难的光着脚蹲着画画,画了几乎一整天,人累的不成样子,一副杰作终于诞生了,因为是心血之作,所以异常得意,好朋友们来了总是要拿出来铺在地上让大家欣赏。一个也算朋友的生意人对他说:这样吧不如我帮你去装裱一下,然后挂在我的酒店里,一来可以招徕顾客,二是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半年后归还于你好不好?姐夫听了觉得是好事呀,既有人帮着花钱又有很多的人可以看到自己的大作,于是高兴地答应了。这个商人花了好几百元将它装裱了起来,真的挂到了酒店里,姐夫看到了心里也很高兴。可是没过多久,姐夫发现画作没有了,老板是这样说的:可能是客人们看到太好了,于是被偷走了。对于这个说法姐夫可能信,我可不信,哪个客人这么大胆子,有轴的四大张宣卷起来会有一大卷,那些客人是怎么在酒店人员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的呢?我说谁让你为了省几百元钱瞎了这么好的一副画了?真是贪小便宜吃大亏。另外他的书法也堪称一绝,我戏称为“李氏书体”永远不变的风格,龙飞凤舞的,让人想起了张旭、怀素的醉草了
        姐夫和外甥是姐姐一生最需要疼爱和关心的两个男人了,他们俩就是姐姐一生最钟爱的两个宝。每天把他们侍候的光光鲜鲜的,舒舒服服的。一年回一两次娘家,每次都是行色匆匆的,因为她放不下家里的二个男人。姐夫在家里的小事上是吃粮不管事的,水果不洗好了送到姐夫嘴边是绝对不吃的。他还有二大爱好,第一是喜欢买书,家里的杂志和书堆积如山,工资不高的时候也要订十几种杂志,以至于搬到了市里快十年了,扔在他姐姐家的旧书就有十袋子,是我和丈夫累个半死帮他运到我们家然后找朋友的车帮他送到了市里新买的家,他如获至宝地都放在了卧室里,也不怕旧书的霉味熏着他;二是喜欢买些“奢侈品”,他宁可半年不买新衣服,也会时不时地买回一些无实际意义的东西,除了大量的那些不能换成钱的宣纸以外,他还花好多钱买回来一批坛坛罐罐装饰他的新家,(当然不是什么古董),一个装书画的青花瓷大缸就花了好几百元。另外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像特别恋旧似的,什么东西只要到了他的手,他就舍不得卖掉或扔掉,一台旧摩托车人家要给他几百元,他不卖,现在就是卖废铁都没有人要了;网吧不开了几十台旧电脑卖了多好,好歹能卖点钱,就是不卖,都留着给自己和亲属们玩了,幸好他们家有个一百平方米的地下室,有多少破烂都能装得下。姐姐的家倒是布置得别具一格,很像是一个植物园一样,在他们宽敞的近八十平方米的大客厅里,有近三十盆花,而且有好多都是属于超大型的,其中最让人惊叹的是有两盆南方的翠竹,古色古香的大花盆,每盆近四米高,弯弯地从天棚斜挂下来,竹叶青青,带着一丝南国的幽梦,淡淡地散发着清香,还有一大盆龟背竹,还有好多我叫不上名来的绿色植物,总之温馨自然,犹如置身于大自然中,墙上挂着好多装裱过的书画作品,有他的得意之作,也有书画界的朋友们送的,墙上还挂着他好多有点自恋倾向的工作照之类的东西,总之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一定是开心的。我们就在绿绿的竹叶掩映下喝着小酒,吃着麻辣烫,开心极了,真有点如仙如幻的感觉呢。
        我们大家一直都好奇怪呀,姐姐和姐夫是两个属于完全不同类型的人,一个才华横溢博学多才,一个是自然平庸无所追求;一个是性格古怪桀傲不驯,一个是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一个多情浪漫风流优雅,一个粗瓷大碗实实在在。看似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没有一点相通的地方,却能真正地过到一起,妈妈跟我们姐俩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扳扳倒,尖尖腚,啥人啥命。”意思是说:姐姐从小就能干,找了个啥都不干的人做丈夫;而我从小就是个懒人,偏偏就找了个啥都会干的丈夫。要是掉个个,两个家庭恐怕都过不好。我想上帝也许是最公平的了。姐夫从来没有表现出看不起姐姐的意思,而他的思想每天都是活跃的,他大胆地开了市里第一家网吧;成立了市第一家个人大型网站;儿子上学需要高昂的费用,他又利用休息时间办了全市第一家小节目主持人培训班,教的孩子有在北京和省里获金奖的,弄得电视上有影,电台上有声,报纸上有照片,名气不小。生活中的大事和责任,他都责无旁贷地承担在自己的肩上,他认为那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只是有时会稍稍遗憾地对我说:要是你姐姐像你一样会画一点画,那我们还可以再开个美术学习班了,只是靠我一个人教太累了。我跟姐开玩笑说:白跟大才子睡这么多年的觉了,怎么一点东西都没有学会呀?然而他们是真正开开心心的一对好夫妻,年龄这样大了,姐夫还是爱开玩笑的人,一点不在外人面前掩饰喜欢姐姐的心。总是夸:看我这老伴,吃遍了市里的饭店,哪里也没有家里的老錃做的好。每每表现出满意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