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文章均为原创,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军人的后代,爱好文学、绘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遥远的地方。近几年我先后在《林城晚报》、《小兴安岭文学》、《江海文艺》、《长安文苑》、《奥里米文艺》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过文章,还有作品被收入《翻阅乌伊岭》、《红袖编辑精美文选》、《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等书中,有290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杂文等散见于红袖添香等多家文学网站,现以完成了26万字的闯关东题材长篇《漫天黄沙漫天雪》,20万字青春校园小说《天使别哭泣》,出版有美术评论集《牛眼看名家》。现在是中文在线——中国移动通信.《手机阅读》的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眼中的老父亲    

2008-12-19 12:58:10|  分类: 牛眼抒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中的老父亲  文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我眼中的老父亲  文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一直想写写父亲,但是一直苦于无法下笔,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太丰富了,一生的故事太多了,我对父亲的情感充满了酸甜苦辣,真是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无从表达,不知该从哪下笔去写我的父亲。我怕我这支笨笔没有能力表现出父亲丰富的情怀;我怕我的语言过于单调苍白,无法描绘出父亲丰富而充满了戏剧的一生。临时凑成这篇文章表达一下女儿心中对父亲的敬仰之情。

  

 一个英俊的父亲

  父亲15岁结婚,18岁当兵,当兵时身材矮小,人长的又黑又瘦,连站岗放哨的资格都没有。二十岁以后的父亲成长为一个朝气逢勃、精明强干的军人。父亲的身高虽然只有1。72米,在现代人的眼中只能算是二等残废,但是父亲是属于那种充满了青春朝气的特帅的男人,一对剑眉,黑亮的大眼晴,大大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巴,一头乌黑的头发,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俊小伙,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个大帅哥。父亲在我爷爷的眼中更是一块宝,他去部队看望儿子从来不提名字,见人就问见没见到过一个“俊把子?”有人问:哪个“俊把子”呀?他才笑吟吟地说出儿子的名字。因为父亲年轻时长的帅,一脸的机灵气,所以刚当兵的时候父亲在警卫团从事首长的保卫工作,50年代毛主席去前苏联,回国时是父亲所在的部队在齐齐哈哈做的保卫工作。那时有段顺口溜是这样说的:“小白脸当马弁,麻子脸扛炮弹,调皮捣蛋上前线。”尽管父亲曾一再打报告给上级要求上前线,但都未得到过领导批准。1947和1949年老家那些比父亲当兵早和当兵晚的同乡人,在四平之战和沈阳保卫战等战役中都几乎战死无一生还,而父亲当兵三十多年来,却几乎没有打过仗,毫发未伤过。所以父亲常常说:该知足了,我这条命是拣来的。

 

一个“化学脑袋”瓜子的父亲

  父亲当兵三十多年来一直从事体育、文化教员和政工工作。父亲当兵时虽然一个大字不识,没有上过一天

学,但是却聪明无比,有着非凡的记忆力,他那时已结婚,在给父母亲写信的时候免不了想对妻子说几句话,却时不时有战士和他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常常捉弄他,比如有的战士会写上,父亲、母亲、老婆三位老大人你们好!父亲那时年龄小,往往羞的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为了争一口气,父亲决定学文化。父亲一天最多时学生字120个,教员早上教完晚上考父亲,结果父亲大都记住了,为此父亲立了一个三等功。不到一年父亲已能自由地书写了,给家中的第一封信特别注明,此信是我自己写的。父亲接触的书档次也很高,摘掉了文盲帽子的父亲第一本读的书的是达尔文的《自然与人生》,父亲反复地读了五遍,从那时候起父亲知道了人类的起源和生物的进化。那时他的老师是伪满国高毕业,非常惊讶父亲的学习能力和非凡的记忆力。1955年在上海的时候,南昌干部预备学校来部队招生,下发了47道数学题,还有大量的历史、地理、政治、哲学等方面的题,父亲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对数学的学习却一点也不感到吃力,在大学生卫生员的帮助和指导之下,仅一个星期父亲就靠背诵基本上掌握了对一般人来说难度较大的代数、三角和几何的做法,考试的时候居然考出了80多分的好成绩;其它的诸如党史和哲学等方面的内容父亲更是毫不费力,最后父亲以较好的成绩被南昌干部预备学校录取了。此事惊动了上级,大家非常吃惊,一个从来没有读过书的小战士居然可以考上。于是领导一研究,不让父亲去上学了,真接提干吧,文化程度定为初中毕业。八连三年来一直缺个指导员,那时父亲是司务长,从此后就走上了政工干部的道路。因为父亲非凡的记忆力,父亲年轻时就得了一个“化学脑袋”的外号。

  

一个爱吃的父亲

  我的家族在伟大的老父亲的影响和带动下,一直对吃情有独钟。而且父亲的良好传统其实来自于他父亲也就是我爷爷的影响,那年父亲18岁时,刚刚新婚不久,便离家当兵了,那时的部队生活极其艰苦,每天吃的高梁里的米虫有一寸多长,而且慢一点就吃不饱肚子,所以爷爷得知后,便将家中的一匹铁青大马给卖了,那是我父亲在家里没当兵时候的坐骑,跑起来飞如彩虹,肚子紧贴地皮,没有马鞍一般的人驾驭不了。父亲是家中的长子,是爷爷最疼爱的儿子,爷爷卖了大马后,钱分几次邮给了父亲做零花钱,在很早以前我就听爷爷说过:你爸的零花钱花了我一头大马。所以即便是在那个年代里,我的父亲也是一个不缺嘴的人。在苏北的时候,那时一般人的生活都很苦,但是父亲却找到了吃好东西的地方,那就是有一个小饭馆专卖鸡肉和王八肉,每碗都是五毛钱,所以父亲有空就会来此享爱一碗,由于父亲不爱吃鸡肉,所以每次来此必吃王八肉。现在父亲已近八十的人了,身体还是如此健壮,恐怕和当年大量营养的补充有着重要的关系吧?  
       

一个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父亲

  父亲的婚姻在现代人的眼里简直太过老土,一点都不浪漫,他是由他的亲舅舅也就是我的姥爷一手包办的婚事,那时姥爷家道败落后,在临死之前说什么也要把自己的大姑娘许配给自己的亲外甥才能放心地合上眼,于是就这样一个16岁的花季少女和一个15岁的英俊少年结为了夫妻,然而父亲心比天高,他怎么也不想把自己的一生就断送在一个小村庄里,所以婚后三年父亲执意要去当兵,去见见外面的世界。这一当就了三十多年,其中的酸甜苦辣可以写本书了。在上海的时候,父亲那时三十出头,是个中尉,人长的很英俊,在上海滩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大尉太老,少尉太小,中尉正好”,在乡下参加“四清”工作队时,队里有许多女大学生,个个思想前卫,行为大胆开放,我前面提到了,父亲是有名的美男子,人到中年的父亲更是绽放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成熟魅力,所以有一些女大学生时不时地以汇报工作、思想为名找父亲谈心,父亲也不是木头人,也有七情六欲自然深知她们的心,于是后来父亲公然颁布了一条禁令,找他汇报工作的只能在白天,晚上一律不接待,这让我们几个女儿女婿好一顿笑,笑父亲太“老土”。在六十年代部队大力提倡军官离婚的年代,在上海姑娘火热大胆的追求中,父亲却从来不为所动,始终和母亲相亲相爱一生,几乎没有过争吵,是一生恩爱的好夫妻。因为母亲的家庭出生和复杂的社会关系(母亲家是富农,舅舅是国民党自卫团团长)影响到了父亲的成长和进步,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从来没有影响到父母之间的关系。她们一生的恩爱让我们做儿女的都为之感动!

 

一个工作狂的父亲

  他老人家在年轻的时候可以说是走南闯北,当兵三十多年来,在家的日子是很少的,父亲母亲虽然在一起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历程,但不在一起的岁月却有十六年,还不包括那些一周或一月才回来一次的岁月。父亲虽然没有读过一天书,但是却长年从事教官的工作。年轻的时候是部队体育教官,除了一些日常的体育项目训练之外,父亲的单、双杠做的极好,可以在单双杠上翻飞自如。父亲从年轻时就以口才好享誉部队,中年以后就常年做师部教导员工作,经常为部队基层干部和一些身居要职的人讲课,练就了过目不忘的本领,父亲头脑思维敏捷,讲课从来不拿讲稿,口若悬河一讲就可以讲几个小时,这让一些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大学生干部都父亲的口才刮目相看。父亲对工作极实认真,他所在的八连不论是军事训练还是政治学习,不论是日常工作还是紧急战备,都能争当先进走在前面,当时一提起八连指导员,干部战士没有不竖大拇指的。为此父亲曾立下过三个三等功,一个二等功。年轻时是这样,年岁大了也不含糊,他当兵转业以后,又担当了武装部长的工作,时逢中苏关系紧张,又正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老爸是整天忙的不着家,山上十几个林场所都是他的家,他那时己是五十岁的人了,却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工作的劲头很高涨。后来爸爸老了,退居二线了,组织上又让他担当老龄委主任,并且经常参加关心下一代的工作,对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

 

一个严历的父亲

  说起父亲的严历那是让我“恨”的牙根直氧氧,父亲由于不经常不在家,所以我们几个孩子基本上是处于自由主义状态,无拘无束地玩,自由地成长,野的没边没沿。但是父亲一回到家中,我们几个孩子天堂般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他老人家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教训孩子,尤其是在吃饭时,话多的没完没了,训完了这个训那个,一点都不留情面,不把我训出眼泪不罢休。说老实话那时虽然父亲一回来总给我们买好吃的,但是我们依然不盼望他回来,他对我们的严历让我们很吃不消,他的脾气又很大,往往不容我们解释什么,所以背后我们叫父亲“军阀”。那时我们几个孩子最大的愿望的就是早早地离开家,早点脱离父亲的管束。1976年姐姐下乡了,1977哥哥当兵去了,哥哥姐姐们的愿望都相继实现了,可惜的是,只有我永远也没有脱离父母的视线,他们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死死地把我护在了他们的翅膀底下,不允许我远飞一步。也许我从来没有缺少过父爱母爱以至于变得有些麻木了,不甚理解、感受父母的关爱,反而有时还抱怨父母对我的一生干预的太多,不仅包办了我的婚姻,而且干预了我的事业,限制了我的自由。父亲从来没有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孩子们办过什么事,那时我下乡在林产工业公司,经常需要扛麻袋包装火车,还跟着一些成年人在建筑工地上挖过地沟,和过水泥,在窄窄的跳板上挑过砖头,肩膀都压红了,但是父亲也不利用武装部长的身份找领导帮我换个轻松点的工作,他希望骄气的我变的能吃苦。

也许只有最缺水源的人才更珍惜水的珍贵吧?直到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才理解父母是多么希望孩子永远也不要离开自己,永远在一起才好,哪怕贫穷与富贵!父亲曾经说过“收拢五指握成拳。”年轻时我一直不太懂得蕴藏在其中的伟大的父爱。父亲转业时把我带到了这样一个落后的小山沟,几乎包办了我一生的命运,我曾经有些恨他,但是我知道父亲其实是爱我们的。

 

一个疼爱我的父亲

  父亲疼爱儿女的心让我难以忘怀。都说小孩子“记吃不记打”,想起最多的就是童年时吃过的好东西,至于他脾气如何的不好,倒很少让人想起来。父亲是一个很爱花钱的人,一生中家中的经济大权都是由他掌握,而男人管钱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喜欢攒钱。所以童年时候的我们真的是比一般人家的小孩子要吃到更多的好东西。父亲部队移师广西,结束后返回重庆的时候,只有父亲钉了两个大木头箱子,买了几十个菠萝用军车捎了回来,因为当时的重庆根本看不到南国的水果,而且看着毛呼呼的菠萝,我们根本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吃到嘴里,每天都是由父亲削了皮分给我们吃;而且父亲还买回了很多具有营养价值的桂圆肉回来,装在大瓶子里每天让我们眼巴巴地盼望;那年父亲的部队出国老挝,回来后剩下了大量的军需用品,全部卖给部队的家属们,父亲一次性为我们购买了二箱压缩饼干,二箱牛肉罐头,二斤装的牛肉罐头大大地满足了我们的胃口;而且每天可以在小朋友的面前拿出一把把的小饼干,还有配在每箱压缩饼干中的那种各种颜色的小花朵形状的糖粒,那种心情自然很是好受的;那时的我们驻扎在省委的师部大院,在物质很匮乏的年代相对来说比地方上的老百姓生活要好过一些,每次部队分东西不管经济有多紧张,父亲总是会买一些诸如牛肉,大鱼头,对虾什么的给我们吃。有一年光是甘蔗我父亲就为我和姐姐一下子买了200多斤,(部队农场产的,二分钱一斤)吃的我和姐姐的嘴都坏了,平时我们的零嘴更是从来不断,米花糖、杂拌糖装了一小坛子,父亲每次从外地回来,我和姐姐都会以百米冲剌的速度去接爸爸的。 
  长大以后父亲怕我嫁出去吃苦、受罪、挨打、受气,执意将我留在了他老人家身边。所以跟父亲这样一个美食家一样的老人在一起生活,便注定了我的一生都会和吃解下不解之缘。父亲来到林区后,更是怕我们生活不好,那时的猪肉不好买,父亲就想尽办法多买一些,猪肝、猪蹄子都用筐装;又自己养鸡、养大鹅改善家人的生活。虽然父亲的一生不太会过日子,很少有积蓄,但是父亲却用他有限的工资极尽自己的能力关爱孩子们,尽可能地让我们的生活过的好一点。

  父亲在我的眼中是一个充满了矛盾具有双面性格的人,他有时脾气爆燥而有时候又温柔无比;他为人刚正自律,胸怀宽广,有时候又感觉有点小心眼;他经常用自己的津贴帮助家庭有困难的战士,但对我们做儿女有时却很小气。罗罗嗦嗦地写了这么多,只想对父亲说一句话:父亲不管我过去恨过你也好,误解过你也罢,我都永远地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