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文章均为原创,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军人的后代,爱好文学、绘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遥远的地方。近几年我先后在《林城晚报》、《小兴安岭文学》、《江海文艺》、《长安文苑》、《奥里米文艺》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过文章,还有作品被收入《翻阅乌伊岭》、《红袖编辑精美文选》、《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等书中,有290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杂文等散见于红袖添香等多家文学网站,现以完成了26万字的闯关东题材长篇《漫天黄沙漫天雪》,20万字青春校园小说《天使别哭泣》,出版有美术评论集《牛眼看名家》。现在是中文在线——中国移动通信.《手机阅读》的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玩文字,我招谁惹谁了   

2009-02-13 17:44:49|  分类: 心灵鸡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玩文字,我招谁惹谁了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我是一名中学的美术老师,自小跟着当兵的父亲走南闯北,半生漂泊,但却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自幼对文学有着浓厚的兴趣,虽然缺乏才气,但却注定我的一生会跟文字有缘。
  小时候,家中的书少的可怜,根本不够我看,而我又是一个从小喜欢看书的女孩子。重庆天很热,我是家中的最小,父母疼我每天都要给我四分到一角的冰棍钱,那个时候的一角钱在孩子的心目中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它可以换来二根一尺多长的甘蔗,可以换来一大块地瓜粮,可以买来二根豆沙冰棍,还可以坐五趟从我们家到学校的公汽,但我宁可不吃冰棍,也不坐汽车,宁可顶着炎炎的烈日走四十分钟的路到学校,宁可身上流满了汗,为的就是省下这四分到一毛的钱买书。那时一般一本小人书一两毛钱便可以买回来,我几乎是每二天便要去一趟沙坪坝当时最大的新华书店,看有没有新书可买。我积攒的小人书装了足足一书架子,我陶醉在其中不能自拔,那就是我快乐的天地。只可惜我的大部分图书在我们家南北大搬迁中遗失了不少。
  成年后的我依然像一只在花间采密的小蜜蜂,喜欢文学的滋养,孤独寂寞中的我书是我最好的伴侣,它不离不弃我的左右,永不背叛我。而且我认为有一定文学素养的女子,是美丽的,书香气己经透过她的头发、她的眉梢、她的眼睛、她的指尖散发出来了,具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和修养。一个喜欢读书的女人就像是一杯淡淡的清茶,她的美丽不在外表而在心灵。爱读书的女人不一定会玩文字,而会玩文字的女人必定是爱读书之人,书读的久了、多了,自然也就想信笔涂鸦写几个字,不见经传没有名气的人在传统媒体是不容易发表作品的,好在现代社会给我们提供了网络这样一个平台,让我们这些爱好文字的人有了一个抒发交流的地方。有人问我:有报酬吗?我说没有。那为什么要写?因为我有想和别人交流的思想,我有发泄的欲望,我写了,发表了;发表了,有人看了,这就足以。但是在一些人的眼中,挨累写作真是不划算,有时间不如打打麻将来的痛快,我的行为让她们不可理解,尤其是我业余时间作编辑,在一些人的眼里更是不可理喻,说“唱戏的人是疯子,看戏的人是傻子。”所以一些人冷嘲热讽也就不奇怪了。
  我的姐姐说:我们家有二个疯子,一个没有报酬写文章、当编辑(我);一个天天早上三、四点钟起来弄网站(我姐夫)。网站要是没有你们这些傻子就不会这么红火。我老爸说:你写个啥劲呀?天天熬那么晚,身体能受得了吗?有时候晚上还不到11点的时候,老父亲就会跑过来拉开我的房门大加咤责我,逼我快点睡觉。我知道这是父亲心疼我。   

一个和我聊了快三年的很好的朋友,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对我最不满的事情就是我写作这件事,一篇《不娶会玩文字的女人做老婆的N个理由》的文章让他很生气,多次责难我。我说:那是写会玩文字的女人的一种特征和状态,明贬暗褒,不一定是写我自己,请你不要对号入座。他说:你不是也是会玩文字的女人吗?一个多情的女人。多次解释他也不信,真是让我啼笑皆非。
  还有一个人,他是一贯的、长期的坚持反对我写作之人,那就是我的“爱人、情人兼蓝颜知已”的老公。我想写东西已经不是一天二天了,从小就有一个梦,那就是想当作家,但是残酷的现实早已击碎了我的梦想,现在人到中年才开始圆自己童年时的梦。但是每当我写东西时,他都会极力反对,我也弄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在红袖二年多来,共发表作品190多篇,还有一部长篇小说,还经营二个博客,老公竟然从来没有看过一眼,不看也就罢了,只要他不完全阻止我写作就行了。于是我的一部近50万字的长篇小说《漫天黄沙漫天雪》几乎是在做“贼”一样的状态下完成的,他都不知道我写出了这部长篇小说。小说完成后一直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因为那是我爷爷讲述的故事,如今我的爷爷去世已经十几年之久了。它魂牵梦绕在我的心里已达几年之久,似乎不写出来便永远都得不到安宁。我的这部书断断续续地花费了我六年的心血,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让它见见天日。但我知道当前出书难,也知道当前正统文学不吃香了,但我仍然要试一试,直到碰得我头破血流方能心甘,哪怕到时一把火焚了它们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我内心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一心想看到它们变成铅字的样子。因为家中没有打印机,无奈中只好求助于区教委的一个大哥,那些人是我老公的好朋友,当我一提出来,几位大哥满口答应,于是我拉了一个学校会打印排版的小姑娘请假去了教委,用了一天时间,终于将稿子打印完毕。当看到自己几年的心血变成了铅字时,那种兴奋的心情真是没法形容,我一把抱住那个小姑娘转了一圈。她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是写文章的人。她正在写一部武侠小说。
  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中,老公看了一眼我的小说稿说:你还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呀?还求到教委去了。不高兴的心情溢于言表。有了小说稿,看着还真是有点象模象样的,心中便动了自费出书的念头了,并且为了省钱,只打算出上部。于是偷偷的开始联系出书的地方了。一是:一个网络上认识的朋友是搞出版策划的,答应全力帮助我,费用会降到最低;二是:姐夫的朋友已出版十几本书了,有出书的路子,也答应可以帮我找出书的地方;三是一个人答应帮我出书,但是要挂他的名。当有一天我高兴的当着老公的面打电话谈出书的事情时,没有注意老公的表情,老公突然之间脸色大变,勃然大怒,变得如此陌生,全然没有了以往对我的温情,他大叫着说:全国比你有才的人多的是,你出书又卖不掉,出那个破书干什么?玩玩文字也就罢了,还来真的了。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家中的一分钱,我就和你离婚。我说:那是我父亲给的一笔钱又不花家里的钱。他说那也不行,难听的话还有一大堆。当时气的我浑身打颤,百口莫辩。我就像是挪威的小说家易卜生《玩偶之家》中的挪拉一样,想到了出走,甚至想到了自杀。在那一刻我好像看透了丈夫的虚伪,过去的温情和关心都成了假象,过去他对我是多么好呀,什么活都不让我干,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却这样反对我?真是让我不明白,我写作,我招谁惹谁了?我一夜几乎都没有合眼,哭了一夜,听着丈夫酒后在我身边鼾声大作,我的心难过到了极点。我就不明白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女人们受到了各种各样的诱惑,我身边的许多女人,没事就串门、打麻将、喝酒、跳舞什么的,对这些我都不爱好,为什么一个写作的乐趣就这样让他不可容忍呢?心似凉冰一样,一夜流泪到天亮。
  第二天眼睛红红的到单位,下班后,老公在家中擦干净了地板,烧好了炉子,让家中变的温暖如春,做好了饭菜,招呼我吃饭,我没有理他,一头扎到热炕上躺了下来,拉过大被蒙住了头,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听到老父亲在喊我吃饭,听到丈夫说:她困让她再睡一会,一会再让她吃吧!一躺就躺到了下午二点多,三点有课,于是下地,吃了一碗泡水饭,就去了学校。尽管老公事后一个劲地问我出书需要多少钱?我一直没有理他,现在我们依然在冷战中。我倒不一定真的坚持出书,我生气的是他的奇谈怪论和恶劣态度,他不理解我的情感,他无视我的心血,我们之间的差距不在金钱而在心灵。也许因为写作,我忽略了和他的交流,漠视了对他的关心,减少了对他的温柔,但是老公,我写作,真的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家庭,难道你没有感到你的一生拥有二个爱读书的知书达礼的女人(我和女儿)你真的应该感到幸福吗?
  好在有网络中的朋友们一如既往地支持我,鼓励我,给我信心和动力!谢谢我网络中的朋友们!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