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文章均为原创,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军人的后代,爱好文学、绘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遥远的地方。近几年我先后在《林城晚报》、《小兴安岭文学》、《江海文艺》、《长安文苑》、《奥里米文艺》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过文章,还有作品被收入《翻阅乌伊岭》、《红袖编辑精美文选》、《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等书中,有290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杂文等散见于红袖添香等多家文学网站,现以完成了26万字的闯关东题材长篇《漫天黄沙漫天雪》,20万字青春校园小说《天使别哭泣》,出版有美术评论集《牛眼看名家》。现在是中文在线——中国移动通信.《手机阅读》的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贫穷有时是一种习惯  

2009-07-04 08:37:28|  分类: 牛眼论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贫穷有时是一种习惯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原创)  贫穷有时是一种习惯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的博客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颗月亮,山哟还是那座山哟,梁也还是那道梁。”贫穷有时就像歌中所唱的那样,一成不变似乎早巳成了习惯,就像是我们有时习惯了嫉妒,有时习惯了抱怨,有时习惯了懒惰,有时习惯了平庸,有时习惯了嘲讽,有时习惯了冷漠,有时我们也习惯了贫穷,就像是国人身上存在的许多顽疾一样,很难改变,也不想改变,“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因为习惯了贫穷,所以不思进取,只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或者在得到了政府的救济的同时还在大骂着共产党或富人的为富不仁;甚至想铤而走险将别人的富贵、金钱据为己有。
  首先申明我不是富人,我不是在为富人说话;第二我也是生活在自然条件最为恶劣的贫因地区,我所在的地区资源危困,大多数老百姓生活清贫,我也算是个穷人。我的这个第一自然段也许有人会产生误解,中国是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农业大国,又是个在地域上有很多自然条件恶劣的山区、高原和沙漠,确实在短期内难以改变它的自然条件,人们也就很难在短期内脱贫致富;还有那些在国企长期工作的职工们,把自己的青春早巳献给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现在由于各种原因下岗了,年龄偏大了,他们的命运实际上不如一个农民,如果一个农民失掉了土地,国家至少会给你一些土地补尝款的,而工人们在失去了工作后,真的是什么也得不到。所以我这篇文章在这里不针对上述这部分地区和工人们而言。只是针对一些条件相对较好、人口相对众多的大、中、小城市而言的,在这些城市中只要你走在大街上,就会发现要钱的人是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低龄化,花样也越来越翻新,这些现象就像是贴在人脸上的黑膏药一样扎眼,就像是人身上的大瘤子一样让人觉得是个负担。他们中我不否认有真正有疾病需要人们紧急帮助的,有真的失掉了手脚无法谋生的,也有那些被人逼迫不得不讨要的可怜的流浪儿,但是大多数的人只要愿意劳动,都能得到一份足以糊口的工作的。
  说到穷人富人这个话题我不由得想起我的爷爷,我在城市中生活了很久直到父亲转业了我才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爷爷,他老人家虽然只是个农民,但却有着较为传奇的人生经历,我是在和我爷爷的聊天中,在爸爸的口传家史中了解到了我爷爷的一生的。爷爷一生共生养了三儿三女,加上老俩口一共八口之家,在东北这个大平原上,爷爷凭着他的精明、勤劳和节俭不仅养活了一大家子人,而且还把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土改前夕土匪抢走了他的四头大洋马和家中几乎所有的衣物、被子,因祸得福,爷爷划分成分的时候被划成了贫农;之后不久,爷爷又逐渐积累了很多的财富,重新划分成分的时候爷爷被划成了富裕中农;入社的时候爷爷的一挂大车和四头大洋马,还有满仓的粮食都入了社,因为不满自己的家产归公,骂过人,曾经被打成过右派。爷爷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家有万贯,不用盐豆子下饭”,一直成为治家的格言。爷爷还说过:“懒汉、二流子他能发家吗?他们要是勤快点,我就不信他那地里专长草,不长宝?”多么朴素的语言呀,一语道出了其中的真谛。土改后穷人在分了富人的家产和土地后,又很快地变穷了,为什么?也就有了后来我的长篇小说《漫天黄沙漫天雪》了。
  关于富贵和贫穷的关系,好多学者都做过探讨,伟大的导师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更是做出过精辟的论述,我当然不会在理论上对此作什么分析、判断和评论了,我只是用我的一双眼睛,观察这个大千世界,观察人间百态。也许是受家族的影响,我似乎从很年轻的时候起就很担心我受穷,所以在我没钱的时候我不会乱花一分钱,在我有可能挣到钱的时候我会想办法去多挣一分钱的。刚结婚的时候我们夫妻每月只挣一百多块钱,但我一定要先攒下一部分才行,够不够就这样过日子,省点花就是了。好像很早就意识到将来可能孩子上学要花很多钱一样,我在只挣几百元工资的情况下没有向谁借过一分钱,却花上万元学费让女儿自费读了省重点高中,又供女儿读完了重点大学。我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个道理,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这些年来,我从不放过能挣钱的机会,哪怕只是很少的钱。十几年前养一头猪只能挣二百多元,我和丈夫养过猪;虽然我是一名老师,好多年前却和丈夫上街卖过西瓜,虽然常常也觉得不好意思,快到“十·一”的冬北,巳是霜气很重,寒气逼人了,但七天挣了一千多元也足以让我们开心了;我们还倒过木材;我还给要开业的饭店、商店画过牌匾、刻过窗户上的字,十元一组四个字,有一段时间光是我刻的大鲤鱼图案就有几十条;我还山上山下的为一些单位做过图板;而且不失时机的长期教孩子们学画。人穷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那些大钱挣不来,小钱不愿挣的思维方式。我想只要心中有个信念,不放过哪怕再小的一点机会,“节约自俭”“天道酬勤”是不变的真理。
  有一类贫困者,那就是一些所谓的城市贫民。有时我真的很难相信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居然会有那么多的贫困家庭?其贫困的状况甚至让人难以相信(不包括因天灾人祸和疾病造成的贫困)。我常常想偌大的一个大都市,只要人不懒,干点什么还不能挣来维持起码生活的钱呀?何苦要过如此贫穷的生活呢?上海、北京、广洲等大城市的城市低保都超过了我们小山沟上班的工人们的工资。在城市里早上卖包子、馒头、油条、馄饨、豆酱等,哪里有卖不出去的道理?摆个地摊,卖点水果,蔬菜,做点熟食都能维持生计,穷到家了,实在没有本钱的人完全可以到人力市场去找个保姆的工作,带孩子的工作或是钟点工做做,如果找个护理病人的差使,我想挣的不比当公务员的少,如果你实在是没本钱,没体力,又没有手艺又不想太挨累的话也好办,每天烧上几壶开水沏上一壶茶,五角一杯卖给车站上人山人海、太阳底下挤得一身臭汗的旅客们,或是一条毛巾,一盆清水送到旅客们面前,我想至少会有不少人接受你这种服务的。我想贫穷也许对一些人来说恐怕早巳经成了习惯了。也许这是一类不想贫穷但又不想主动改变的类型人群。
  还有一类人,不算太穷也不算太富,能有个基本的温饱吧!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人她们嘴里喊着穷,眼睛发红地盯着别人的钱袋子,就是不想着自己应该如何的付出?如何的改变?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没事便会凑到一起,东家长西家短,骂完社会骂政府;骂完贪官骂富人;骂完老公骂儿女;骂完人类骂畜生,就是不想动动她们高贵的身子骨,就是不想流一点汗,就是不想付出一点体力劳动,幻想着不劳而获的生活,打着小麻将,喝着小酒,时不时地为了保持青春容颜,还去美容院做几把美容,你说这样的“城市贫民”穷了怪谁?想去充电巳无精力,想去就业没有技术,想去卖淫巳无青春,想去干活又怕流汗,想去蹲街做点小生意又怕丢了脸面。所以贫穷了就贫穷了,早巳经成了一种习惯,不想为改变贫穷而改变了,更不想为了改变贫穷而付出了。
  还有一类就是游荡在城市无所事事的所谓盲流或是南漂北漂的一些人,这些人如果是真心想在城市中安安心心谋取一份工作,过一种踏踏实实的普通人的生活倒也罢了,然而他们中有许多的人是从最贫困的地方来到大都市的,本以为大都市里满地的金银财富哈哈腰就能捡到,天上都会掉馅饼,不成想现实对他们而言是残酷的,所以他们在失望之余,会产生强烈的仇富心理,仇视社会,仇视一切美好的东西,他们成了这个社会最不安定的困素,从城市盲流演变成了城市流盲,恶性案件,小区被盗,少女被强奸,公共设施被破坏,有很多都是这些人干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文化水平低,思想不够成熟、健康,缺乏应有的公共道德,在城市人生活富足的具大落差面前,有许多人不是想着如何通过正当途径去争取、去改变,而是幻想着不劳而获,一夜之间暴富的神话,当目的无法实现时,犯罪也就应运而生了。所以他们是城市生活中的黑暗和毒瘤,必须予以打击。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穷人,也没有绝对的富人。都是由于长久养成的生活习惯而造成的,所以尝试着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也许就会有一个不同以往的崭新的人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