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文章均为原创,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军人的后代,爱好文学、绘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遥远的地方。近几年我先后在《林城晚报》、《小兴安岭文学》、《江海文艺》、《长安文苑》、《奥里米文艺》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过文章,还有作品被收入《翻阅乌伊岭》、《红袖编辑精美文选》、《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等书中,有290多篇中短篇小说、散文、杂文等散见于红袖添香等多家文学网站,现以完成了26万字的闯关东题材长篇《漫天黄沙漫天雪》,20万字青春校园小说《天使别哭泣》,出版有美术评论集《牛眼看名家》。现在是中文在线——中国移动通信.《手机阅读》的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的缝纫机  

2013-06-05 09:45:09|  分类: 牛眼抒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母亲的缝纫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原创)母亲的缝纫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原创)母亲的缝纫机 - 漫天大雪 - 漫天大雪.吕桂芬的文学、书画、旅游博客

 

  我家搬进了新楼,在进新楼之前,平房中的很多东西包括沙发、组合柜,还有实木大立柜等等都没有要,但是我却不顾丈夫反对硬是把一台老式的旧的不能再旧的上海生产的 “标准牌”缝纫机搬进了新楼。这台“标准牌”缝纫机是我家的传家宝,看到它就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它不仅见证了那段艰苦的岁月,见证了父亲母亲之间的感情,更见证了母亲对我们几个孩子点点滴滴的爱。

  50年代初,母亲随父亲从东北农村随军来到了繁华的大上海。上海是中国的时尚之都,是中国服装方面时尚的风向标,那时的人以能穿上上海生产的服装为美。那时家中的人口较多,父亲一个人挣钱养家,还要不时向东北老家汇钱,生活的困难可想而之,要想让家中每一个人都穿上商店卖的衣服很困难。拥有一台缝纫机是当时很多主妇的家庭梦想,于是母亲就跟父亲商量想买一台“标准牌”缝纫机。那时父亲每月只有100多块钱,而当时的“标准牌”缝纫机价格不菲大约在100元左右,也就是说要花掉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才能买来一台“标准牌”缝纫机。但父亲为了母亲的心愿还是答应了,于是全家人节衣缩食终于攒够了钱。

  我的母亲出生在东北一个富农家庭,虽然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双亲,年纪较小就嫁了人,但是母亲还是有很多家务不太会做,在乡下连缝纫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使用掌握当时具有较高技术含量的缝纫机了。“标准牌”缝纫机买了回来,全家人都很开心,几个孩子围着缝纫机转圈开心地打闹着,母亲则对缝纫机爱护有加,常常把缝纫机擦的锃亮。最初母亲不会使用缝纫机,于是母亲便找来碎布头夜以继日地练习,终于母亲很快掌握了缝纫技术。母亲虽然没有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但是母亲天性中具备很高的审美意识,在老家的时候,母亲绣过的帘子图案都是自己画,文革时期母亲绣的伟人头像栩栩如生。母亲看到别人穿了什么好看的衣服样子,母亲就会照样做下来,还会自己设计一些时兴的新花样,她会把那种肥肥的衣服捏出腰身。她去部队看望父亲时,很多人都以为不识字的母亲是城里的大学生,让父亲骄傲了好一阵子。那时我们家有兄弟姐妹四个,母亲很早就起来为我们一个个梳好头发,给我们扎上蝴蝶结,穿上干净整洁的衣服,每一个孩子走出去都打扮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受到很多邻里阿姨的夸奖。每当听到别人夸我们几个孩子穿的衣服漂亮,母亲就会笑的很开心,她不想让时尚的上海人笑话我们是乡下来的。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给我印象很深的一幕的就是夜深人静时很多时候我睡过一觉醒来,都会看到母亲还在洗衣、擦地,就会看到在昏黄的灯光下母亲弯着腰踩踏缝纫机的影子,那平凡伟大的一幕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当我们姐妹劝母亲以后不要睡的太晚,那样会对身体不好时,母亲总是笑着说自己是“夜猫子”类型,习惯晚睡而不习惯起早(其实母亲天天要早起为我们做饭、梳头,哪里又谈得上不习惯起早呀?),只是那时我们姐妹都信以为真。长大后才知道那是母亲撒的最大的一个谎,那是一个平凡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天下母亲最伟大的胸怀!后来四十多岁的母亲就是凭着自己一身过硬的缝纫技术在重庆一家大的制衣店找到了工作,也肩负起了养家的责任,一步步从一个围着锅台转的家庭主妇变成了一个有正式工作的职业女性了。

   1966年的夏天,记得那年我才六岁,我们全家要离开上海去重庆生活,父母带着我们一起逛商店,也许我从小就有很强的审美观,特别喜欢红色的东西,我一下子就相中了商店中一件大红双排扣的灯芯绒外衣,我要求父母给我买,母亲不答应,我就躺在商店的地上打滚不起来,母亲无奈之下只好给我买了下来。后来长大一些了,母亲告诉我说她看到衣服样子后她会记下来,可以自己买灯芯绒为我做一件,那件是品牌服装当时卖的很贵的。母亲是一个好脾气的母亲,从来不会动手打孩子,也不会对孩子们大喊大叫地训斥我们,我想这件事情要是换做别人的母亲一定会很狠狠地训斥孩子的。长大后的我一直对自己的任性和无知感到后悔。

  母亲说我笨说我忙,一直没有教我做针线活,家中缝缝补补的事情一直由母亲来完成,这台缝纫机一直陪伴了她老人家四十多年直到母亲去世。现在这台“标准牌”缝纫机一直静静地躺在父亲住过的那间房子里,母亲去世后它陪伴了父亲很多年。它是母亲留给我的一件最好的礼物,它告诉了我人的第一本能是劳动,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它告诉了我懂得了亲情的可贵,它让我体味到了母性的伟大和崇高!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